现在所处位置:首页 >> 业内新闻 >> 正文
 
减少自杀:“预测”还是“预防”?
 
http://ts3y.tianshui.com.cn 天水市第三人民医院 (2015/9/15) 来源:医脉通
 
     

 

    圣地亚哥——根据发布于美国精神病学与精神卫生大会的一项报告,自杀评估及构架应聚焦于“预防”自杀,而非“预测”。

    “我们需要重新对自杀危险因素进行概念化,将其分为持续的(enduring)及动态的(dynamic)危险因素;我们也需要对个体所处的风险状态再次进行概念化,从预测模型转为预防模型。我们对预测出什么东西并不感兴趣,我们的职责是找到一种治疗计划或方案,从患者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,让他们不要卷入自杀行为。”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Morton M. Silverman博士指出。

    目前,针对自杀风险进行评估及构架的标准操作中,医生首先会询问患者是否存在自杀观念;基于患者针对该问题的应答,风险评估中止或持续下去。Silverman博士指出,这一过程的层次往往低于医疗的标准。他注意到,评估时经常使用的问句缺乏时间轴概念,而这对于评估患者的思维框架至关重要。

    Silverman指出,自杀风险评估及构架可能互相联系,每一过程都需要不同的技能、经验、知识及视角的组合。传统的评估及检测模式基于对患者高危程度的直观理解,而非基于研究的理解。

    Silverman引用了一组数据:死于自杀的个体中,大部分在最后一次被问及有无自杀观念时均给出了否定回答;或者,个案中掺杂了更多的行为信息而非言语信息,使得风险更为复杂化。基于上述状况,如果在患者给出否定回答时即中止评估,这一标准做法是有害的。

    患者否认自杀观念的原因可能有很多,包括:

    ▲ 被问及当时确实不存在;

    ▲ 对医生所问的问题不甚明确;

    ▲ 自杀观念转瞬即逝;

    ▲ 害怕失去自主权、人际关系或工作;

    ▲ 害怕被审判或歧视;

    ▲  感觉自己仿佛没有能力得到帮助;

    ▲ 感觉自杀是一种示弱的标志;

    ……

    相比于比较“被动”的自杀观念,医师可能更倾向于担心那些存在“活动中”的自杀想法的患者。然而Silverman也指出,目前并无证据显示,后者的自杀风险比前者更高;事实上,两者的自杀风险相仿。

    Silverman建议,医师在聚焦患者的自杀观念时,应将目标对准患者生命中“最差的时候”;相比于此时此地的自杀观念及无望无助,这一手段的效果更好。在他看来,直接询问:“您此生中是否曾试图杀死自己”是评估自杀最好的方式。

    据Silverman称,目前尚无针对自杀风险构架的最佳经验性证据,包括自杀风险水平,或风险水平的定义及组分。目前的模型主要基于人们在直觉上对自杀的理解。人们需要包含风险状态、可用资源及可视变化等组分的风险构架,而非当前低危、中危或高危这种分类方法。

    “我们需要知道,即便有些人并不表达自杀观念,也有可能死于自杀。这一领域真正缺乏的是针对个体自杀前30天内状态的研究。我们需要确定那些使个体对自杀易感,并最终导致他们采取自杀行为的高危因素。”

    信源:Expert calls for change in suicide assessment, formulation models. Healio

 

 

 
 
 
设为首页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地理位置
版权所有:天水市第三人民医院